義烏網

 找回密碼
 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掃一掃,訪問微社區

義烏網 首頁 熱點聚焦 網絡熱點 查看內容

兒子失蹤 老母親病倒 這個沒日沒夜賺錢養家的中年男人幾乎崩潰

查看: 3104

摘要: 黑T恤,黑褲,灰黑色的拖鞋,皮膚也黑得像炭一樣,十三四歲的年紀,身高差不多一米六,胖乎乎的,5月31日,這個男孩獨自在下沙江濱地鐵口附近哭,路人報警,被民警“撿”回派出所。民警發現這孩子似乎有聽力障礙,語 ...

黑T恤,黑褲,灰黑色的拖鞋,皮膚也黑得像炭一樣,十三四歲的年紀,身高差不多一米六,胖乎乎的,5月31日,這個男孩獨自在下沙江濱地鐵口附近哭,路人報警,被民警“撿”回派出所。

民警發現這孩子似乎有聽力障礙,語言和智力發育也比同齡的孩子滯后。

是遺棄?還是走失?

警方展開了調查,卻發現背后有一個讓人心酸的故事。

男孩被發現之前一個人走了30多公里

事情要回到5月31日午后,住在下沙的市民韓先生趕著去外地出差,在下沙江濱地鐵口看到一個男孩神情迷茫站在路口,不停嗚嗚地哭,這引起韓先生的注意。

“孩子,你家人呢?”

男孩嘴唇干裂,抿抿嘴,“baibai(爸爸),哇,啊……”,還用手比劃著什么。

韓先生看不明白也聽不懂,但意識到孩子聽力和表達可能有些問題,自己趕著時間,顧不上照顧他,于是給孩子買了水,打了110,將孩子交到民警手里才放心離開。

聞潮派出所民警趕到,把孩子領回派出所。之后試著和孩子交流,也發現同樣的問題,沒有辦法溝通。

孩子的名字,父母的名字,家里的電話號碼都無法查到,調出監控發現,這之前,男孩在杭州馬路上晃蕩超過一天,粗略算一下走了超過30多公里。

之后線索就斷了。

男孩是誰,從哪來,父母在哪,為什么一個人走幾十公里到下沙?

調查需要時間,男孩待在派出所不是長久之計,于是,警方聯系上杭州市兒童福利院,福利院及時接納了孩子。

經全面體檢,核酸檢測,男孩除了聽力障礙,語言和智力發育滯后,其余很健康。

在福利院有醫生有老師,她們陪著畫畫,玩游戲,漸漸與孩子建立起信任。

孩子畫自己的家,畫爸爸的車,畫他旅途的見聞,有個老師眼尖,發現原來孩子會寫一些簡單的字,他在畫的一個男人形象的圖像邊寫了三個字“文金川”。

“這會不會是孩子爸爸的名字?”福利院把線索轉給了聞潮派出所,民警開始海量搜尋,文金川?齊金川?還是劉金川?

最后警方鎖定了一個叫劉金川的中年男人。

沒日沒夜忙著賺錢養家的中年男人

劉金川,1981年生,山東人,他原本有個令人羨慕的家庭,父親母親身體都不錯,自己、老婆還有孩子和父母住一起,5口之家,父親是個能人,在村里頗有威信。

2007年兒子劉東出生,不幸的是,天生聽力障礙,語言和智力發育滯后。

為給兒子治病,劉金川帶著兒子濟南、北京到處求醫問藥,做手術,裝助聽器,到濟南上康復學校,前后花了幾十萬。劉金川說,“要是花錢能治好,我再苦再累都不算事,最怕是看不到希望。”

2010年,劉金川離婚了。

孫子的不幸加兒子婚姻的破裂,使老父親憂心忡忡,也是2010年,父親撒手人寰,留下劉母、劉金川還有兒子劉東,那年劉金川30歲不到。

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劉金川迅速成長,一家的重任落在他身上,他得養家糊口。

高中學歷,做過銷售,打過零工,學歷沒有優勢,最拿得出手的就是肯拼,肯吃苦,去年他按揭買了一輛高頂雙臥六米八的貨車,改行跑運輸,南北東西跑來跑去,主要集中在江浙皖魯等地,沿海城市業務多一些。

劉金川多數時候不在家,兒子也不愿住城里,他愿意在鄉下陪奶奶,照顧孩子的事落在奶奶的身上,但奶奶心臟不好,要長年吃藥。

劉金川后來又組建了新家庭,但跑車回家第一件事就要去鄉下看母親和兒子,不出車的時候一星期回家一趟,買點菜干點活。

每個老人帶大的孩子背后

都有一個心痛的故事

因為身體狀況不允許,劉東沒上學,奶奶文化不高,只能管他吃飽穿暖,別的教不了。劉東13歲,個頭長得也大,吃完飯在家待不住,村子里到處跑著玩,到了飯點他能準時回來。奶奶不讓他跑,他也不聽,追也追不上他,拿他沒辦法。

劉金川也不怎么舍得嚴厲管教,畢竟兒子有別于正常孩子。

他說,兒子上一次見他媽是兩年前,那時候前妻在寧波做服裝,曾把兒子接到寧波住過一陣子,一晃母子倆又兩年沒見了。

兒子想媽媽,劉金川是知道的,因為兒子不止一次和奶奶說過要去找媽媽,在劉金川面前也說過。

有一次,他在兒子枕頭下面發現了一張前妻的照片,原來兒子偷偷藏了一張媽媽的照片,沒事拿出來看看,照片上還有淚痕。

山東大漢說,自己那一刻體會到了什么叫心痛。

“孩子媽媽想兒子回家來隨時可以見到的,她不來念她也沒用,再說就算兒子見著了他媽又能怎樣,他媽不會帶他走,小孩卻要一次次承受分別和思念。”

奶奶身體不好

爸爸只能帶著兒子跑車

今年5月底,劉金川回老家,母親和他說,“金川啊,我最近感覺不是很好(頭暈眼花心悸,心臟病發作),你出門跑車帶上你兒子,他也不小了,在家不聽話,我管不牢,你帶身邊我也放心。”

5月下旬,劉金川接到一單貨,發往杭州蕭山瓜瀝的,他聽母親的話帶上兒子,出發前,他特別交待,開車過程中,不能動方向盤、鑰匙、擋位、手剎,其他東西隨便玩……

劉金川和兒子交流,除了靠聲音,還有用手比劃。兒子的耳朵倒也不是全聾,汽車在他旁邊按喇叭,超90分貝能聽見一些。

兒子很黏劉金川,坐貨車出遠門,他也很興奮,使勁點頭,答應不會隨便觸碰車子。裝好貨,車子離家越來越遠,兒子看手機導航,700多公里,他用7個手指比劃,嘴里還發出“遠、出遠門。”

跟著爸爸出門跑車

從沒出過遠門的孩子非常興奮

劉金川說,開長途跑運輸是極辛苦的,怎么說呢?跑起來腦子里想的按時交貨,眼里只有目的地,趕路不分晝夜,吃飯也沒個準時。大貨車進不了城,城外有停車位但沒吃飯的地方,有吃飯的地不能停車,有時臨時停下車去吃飯,回頭來一張罰單。

跑大貨車,10天里有8到9天睡在車上,駕駛室鋪個褥子就是床,車上裝著桶裝水飲用和洗漱。十天半月卸完貨,沒有新的業務,劉金川才會找一個賓館好好洗個澡睡一覺。

劉金川說自己干這個沒什么法子,一家老小要養,苦就苦點,但帶兒子跑長途,可舍不得讓孩子吃苦。

劉金川細心起來,到了飯點該吃飯吃飯,該休息休息,他還給兒子買了大包零食,電影游戲下載好,兒子無聊了打發時間。

從北到南,有湖有江,兒子很興奮,精力也很旺盛,看啥都新鮮,東張西望,也不犯困……兒子看到太湖他比劃著“大”,以為是大海,在蕭山近距離看到飛機起飛,他張著雙手學鳥飛,看到高鐵,看到長江,看到輪渡,他都哇哇叫,很興奮……

5月29日,劉金川發了條朋友圈,“第一次帶孩子出來,看到各種所謂的新奇,才明白對他的關愛豈是不夠這么簡單。”

劉金川說他心里很不好受,別人家正常的孩子,這個年齡啥沒見過,兒子要是正常一些,這會小學也該畢業了。

卸完貨的一個深夜 孩子突然不見了

5月30日晚上,劉金川在蕭山瓜瀝一家工廠,卸完貨,隨便弄了些吃的就帶著兒子在車上睡了,他睡上鋪,兒子睡下鋪。劉金川很快睡著,但不敢深睡,畢竟兒子在下鋪,他會注意下鋪的動靜,突然發現老半天沒有動靜,劉金川隱約覺著不對,往下鋪看,沒人!

他形容自己當時整個人冒了一身汗,一下子全醒了,趕緊下車找兒子。

先是東西南北附近一兩公里轉,找不著,他又叫了輛出租車,讓師傅東西南北爬格子一樣轉圈,打車花了200多塊錢,方圓幾公里地沒見著兒子的蹤影。

劉金川把車子停在原地一兩天不動,心想著兒子回來能看到車子。可兒子沒有回來,他六神無主,沒心思再跑車,報了警。

當時接警的是蕭山派出所,因為孩子已經走到了下沙,民警到處找了一通,沒有找到。

一邊孩子失蹤,一邊老母親生病

他只能先把找孩子的事放下,回去照顧母親

兒子走丟后一天的晚上,劉金川坐車上心急火燎,胡思亂想。

一會想,兒子走得沒有一點征兆,就算上廁所,也不會走得太遠,難道他是故意走開的?

還有大貨車車門有兩道鎖,輕關一下可把門帶上,重關一下“砰”一聲才能完全鎖住,那樣會發出很大聲響。兒子走后門是輕輕帶上的,很明顯他下車方便用不著鎖門,他輕巧地把門帶上很明顯不想讓爸爸知道。

兒子不止一次說過他去找媽媽,是不是去找媽媽了?

想到這些,多少年不流淚的劉金川眼淚止不住往下掉,兒子過去的種種惹他生氣啥都不記得,只念著兒子的好。想起跑車的過程中,自己稍稍抬抬肩,兒子就繞到身后,又是捏又是捶,給自己放松肩頸;渴了要喝水,兒子把保溫杯搶過去,比劃著讓自己專心開車,兒子把水倒到保溫蓋,一次倒三分之一,怕灑了燙著,喝了一杯又倒一杯;時間長了,自己打哈欠,兒子雙手合起來放臉下,讓自己停車休息。

路上,兒子還和劉金川聊到了將來的人生,兒子用手比劃,讓劉金川好好努力,賺很多錢,給他買挖掘機,長大了他開挖掘機賺更多的錢,大拇指搓著食指示意賺錢給劉金川。劉金川高興壞了,他的兒子也不是傻,啥都懂。

母親從老家打電話問孫子情況,兒子丟了的事劉金川不敢講,可劉母想聽孫子的聲音,沒法子,劉金川只好讓母親別急,可母親一聽說孫子丟了,整個人就不好了……

劉母不斷給劉金川打電話,劉金川只是說,有眉目了,快找著了,就一兩天的事了……說這話他一點底氣沒有,他怕兒子餓著,怕兒子夜里凍著,又擔心蚊蟲咬,又擔心蛇,怕兒子遇到壞人,怕南方水網河道多……

老家那頭傳來消息,老母親急病了,這邊孩子還沒找到,劉金川焦頭爛額,左右為難,最后只好先把找孩子的事情放下,回老家照顧母親。

在老家突然接到杭州警方的電話

6月15日,民警確認劉金川很可能是孩子的父親,6月16日上午聯系上了他。

劉金川說,當時自己在老家,突然接到杭州警方的電話,“你是不是有個兒子叫劉東?”“是,我是。”

預感到兒子可能找到了,他激動得語無倫次,接下來警方仔細和他核對了孩子的形象特征,姓名、年齡、家庭住址、身份信息……最后通知他,到杭州來認領孩子。

6月18日晚,劉金川已經到了杭州,他跑長途運輸,平日睡在大貨車上,這夜他有點興奮,輾轉難眠。

6月19日,他早早起了床,比約定時間早一個小時,到了聞潮派出所,他一米八的個頭,皮膚黝黑,蠻結實,標準的北方漢子,言語間充滿了感激。

除了個人身份證明,受疫情影響,加之他從北方來,又是跑長途運輸的,到杭州市兒童福利院接孩子,需檢測核酸。這意味他接兒子得往后延一天,“不打緊,安全起見,這是應該的。”

這天,記者和辦案民警一起,陪同劉金川準備相關資料,到醫院檢測核酸,在路途中,福利院的工作人員和劉金川通了視頻,視頻中,兒子認出爸爸,喜悅溢于言表,同樣的劉金川,眼里泛著淚花,半天說不出話,喃喃道:“兒子,爸爸來接你了……”

為了感謝杭州福利院和聞潮派出所,劉金川悄悄和記者說,想給福利院和派出所準備錦旗,記者陪他去找了廣告店定制了兩面錦旗,上面寫著“大愛至善”“為民辦實事,真情暖民心”。

“為了兒子,我還要更努力地工作!”

昨天上午,下著大雨,劉金川在民警王坤的陪同下來到福利院,見到兒子那一刻,他緊緊拽著兒子,他看著兒子,兒子看著他,父子倆眼神里都是笑意。

劉金川緊緊拽著兒子的胳膊,眼里含著淚說:“孩子奶奶知道孫子找著了,一定很高興。”

看到兒子穿得干干凈凈,比先前白了許多,福利院還給孩子送了書包文具,劉金川趕緊拿出準備好的錦旗:“謝謝你們,謝謝你們把我兒子照顧得那么好。”

他說,兒子沒走丟前,不知道兒子在自己心中的分量,經歷這事之后,他再不敢帶兒子出遠門跑運輸。他想明白了,回到臨沂,他要給兒子聯系特殊學校,讓孩子去上學,他還要更努力地工作,給孩子買一份保險,交上20年,以后自己老了,孩子也有份保障……

“說實話,物質上的東西,只要我能做到的,我都給他,兒子也漸漸長大,他開始有心事,他心里想什么,我真是沒法子,”劉金川說,“希望兒子能健康平安長大,無災無病。”


最新評論

義烏網 ( 浙ICP備09052052號|網站地圖

GMT+8, 2020-8-12 11:21

返回頂部
深海捕鱼可以赚话费吗 低息股票配资 吉林11选五中奖信息 股票涨跌的原理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11选5黄金一胆 pk10赛车345678计划 沪深300股票指数 贵州11选五号码查询 韩国快乐8预测 秒速赛车看号技巧 广东快乐十分号码 福彩3d预测总汇大全 100期货配资 快3必中方法 广西11选5app 福彩3d走势图 综合版